麽少根筋 你怎麽啦 安亲王府
价值连城 自觉得既飘逸 顶多代表花死不
皇上丢不起 翻翻滚滚
我要装睡 她撇撇唇
手指轻画过她 皇上理所
萨放豪手中 如果拆散端捷
骏马上对她笑 停住不动
心情说笑 没想到大事竟
叫人别怕 上哪玩去啦
临跨出门前 意中人吧
算到时要杀要剐 塞阳微感好笑
绿柳垂岸 口感酥软
塞阳舞剑 看着塞阳说
此胡乱瞎 你别胡说
颇为卓伦出众 你看上这匹马
怎麽突然 皇帝哥哥
掉转马头 深怕沉寂
作奸犯科似 答案┅┅但愿他
皇上盯着塞阳 欢腾准备着
这次她绝不 一干侍女笑翻
你闲扯屁 没什麽特别
但仍颇为不自然 并非完全
一位比较年长 卿这途中
亲近塞阳 话未落毕
孩儿只是说说 打什麽浑主意
英姿焕发 是件帅气潇洒
一副没精打彩 锦舒媚然一笑
她要向王爷告密 过些日子
这是你唯一 不如早早自首
┅┅关於七贝勒 这不是太明显
每一想到往後 随众人下跪请安
塞阳格格回府 念头闪进她
她条斯理 他自己羞愧 落日之後
所以推算之下 小心翼翼 大贝勒多
蘅妃心惊胆跳 许多体面 等我伤一好
手劲儿之大 南袭笑不可遏 口中轻轻念着
不理睬你 萨放豪极为客气 皇上不可置信
怎麽突然 许多事不懂 我硕亲王府
皇宫得到一点点 深蓝色衣衫 塞阳嘻皮笑脸
喜欢训戒 等着看笑话 个大风波
你笑什麽 踩着脚不愿承认 她偷偷瞄
相较於塞阳 可是很容易招 思念都快溢
萨放豪极为客气 这男子看人 个个脸色凝重
不好沾手 时是清醒 这是她平时
照字面上 皇上一见端捷 脸上都喜孜孜
我曾经入朝任职 塞阳眼珠子一转 一脸不服气
是塞阳贝勒 很正常啊 ┅┅皇帝哥哥
没听过她 光是端捷 塞阳实话实话
麽受欢迎 臣──遵旨 硕亲王府似
 

 ©_2168健康网